他们就想要对苏锐施加强大的压力但是没想到后

  在他的心里面,还是缓缓的升起了一丝不确定性。
 
    他不确定这种感觉究竟是代表着什么。
 
    “二。”苏锐再度开口了。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那些调查组成员的心里面再度咯噔了一下!
 
    “马上就要数到三了。”苏锐面带微笑的说道。
 
    他的这种微笑,落在在场那些人的眼睛里面,简直和魔鬼的笑容没什么两样,甚至有些人已经感受到了浓烈的寒意。
 
    那是一种直达心灵的寒冷,就算是穿再多的棉衣也无法抵御!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龚罗峰立刻做出了一个决定,那就是——放人!
 
    他真的没自信,如果真的等苏锐数出了第三声,结果究竟会怎样!
 
    “这混蛋。”他在心中愤愤的咒骂道。
 
    然而,心中就算是这样想着,嘴上也是不会说出来的,很快,龚罗峰就举起了一只手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都让开。”
 
    苏锐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的笑容之中带着一丝畅快,但更多的还是嘲讽。
 
    叶冰蓝听了这话,心中竟是控制不住的涌出一股振奋的感觉!
 
    一个人威胁一群人,竟然还威胁成功了!
 
    叶冰蓝清楚的感觉到,苏锐的强大气场已经笼罩全场,压得那群调查组成员全都喘不过气来!
 
    解气!
 
    空前绝后的解气!
 
    龚罗峰带领的这群调查组,在来到这里之后,既强势又强硬,甚至一些言语都已经到了嚣张的地步!
 
    苏锐能够在重压之下仍旧完成反抗,这种情形着实太难得了。
 
    叶冰蓝转过脸,正好看到了苏锐投过来的眼神。
 
    这眼神让人感觉到十分的安心。
 
    没错,就是这样!
 
    看到这样的眼神,叶冰蓝便明白,龚罗峰这群人根本不可能奈何的了苏锐!
 
    有这么一个强势的哥哥,身为“妹妹”的叶冰蓝,感觉到自己似乎被无尽的安全感所包裹着!
 
    叶冰蓝率先走出了会议室,局长罗飞良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,然后也跟着走出去了。
 
    当宁海市局的人全部离开之后,龚罗峰的眼神瞬间变得阴狠了起来。
 
    而其他的调查组成员也很不舒服,叶冰蓝和罗飞良离开的脚步声就像是一记又一记耳光,把他们的脸颊给抽的火辣辣的生疼。
 
    走出去之后,叶冰蓝看向了罗飞良:“罗局长,你说接下来会怎样?他们会不会对苏锐不利?”
 
    “他们倒是想对苏锐不利。”罗飞良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可刚刚的场景你也看到了,苏锐不折磨他们就算是好的了。”
 
    叶冰蓝点了点头,提起的心再度放下了一分。
 
    的确,苏锐不让这群人吃瘪就是好的了,龚罗峰如果按部就班的来展开工作,根本别想从苏锐的身上讨到任何的便宜——苏锐最擅长的就是打破规则!
 
    谁也别想压在他的头上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一群怂货。”苏锐淡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怂货?还一群?
 
    听了苏锐这话,龚罗峰的面色阴沉的像是要滴出水来。
 
    从一开始,他们就想要对苏锐施加强大的压力,但是没想到后者的抗压能力那么强,在反弹的时候,甚至还把他们给弄的颜面扫地!
 
    别看苏锐现在笑眯眯的,看起来人畜无害,可刚刚这货扬言“数到三”的样子,真是带来一种人见人怕的感觉!
 
    “去审讯室。”龚罗峰说道。
 
    他本想让叶冰蓝作为宁海市局的代表进行配合,可现在看来,他是绝对不敢再使唤叶冰蓝了——万一苏锐因此而发起疯来,结果可能就大条了。
 
    在龚罗峰的预测之中,和苏锐的交锋应该并不困难,在他看来,这件事情肯定是苏锐做的,除了他跟贺天涯有过节之外,谁还能像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一样,敢弄白家的少爷?
 
    带着这个先入为主的观点,龚罗峰觉得这一切本该很简单,只要和苏锐耗下去,耗到他招供,那么这件事情就能圆满完成了,他本人也能立下一次沉甸甸的功劳。
 
    可是,发生了刚刚的那种情况,龚罗峰忽然没有了信心。
 
    苏锐是个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的人,龚罗峰知道,自己必须要改变应对方法了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要去审讯室?”苏锐轻轻的皱了皱眉头:“不好意思,我对那种地方并不感兴趣,我个人觉得,在这个会议室里聊天也是挺好的。”
 
    “谁要和你聊天?我们是审讯!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审讯!”一个调查组成员再度喊道。
 
    可是下一秒,苏锐就已经一步跨出,来到了此人的面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