里面都是隐藏着的真要到了关键时刻发挥出来就

 “哦。”苏锐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 
    龚罗峰下意识的看了看苏锐的双手。
 
    他的这个动作接下来所带来的台词就是——把他的手给我铐上!
 
    然而,当龚罗峰抬起头来的时候,看到了苏锐眼中的精芒,于是,他便收回了这句话,转而看向了叶冰蓝。
 
    “你就是叶冰蓝叶队长?”龚罗峰的眉头皱着:“听说这起案件主要是你来负责的?”
 
    “是的。”叶冰蓝的表情微冷:“所有的卷宗都在这里了。”
 
    “好,接下来你不得擅自离开警局,无条件配合我们一切要求。”龚罗峰面无表情的看着叶冰蓝,,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两道精芒。
 
    不得离开警局?
 
    这特么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要求!
 
    听了这话,苏锐的眉头顿时就狠狠的皱起来了!
 
    不过,他并没有立即发话,叶冰蓝已经出声了。
 
    她冷笑道:“龚组长,我配合你们工作,这没什么问题,但是无条件配合你们的一切要求,这我做不到,难道说,你们的无理要求我也需要没有任何异议的配合吗?”
 
    “我们怎么可能提出无理要求?”一个调查组成员怒声说道。
 
    能够看的出来,这群人这样空降到宁海,明显是带着怒气的。
 
    而这些怒气的最终归宿,都将汇聚到苏锐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让我不离开警局,随随便便的就限制我的人身自由,这难道还不是无理要求吗?”叶冰蓝冷冷的说道。
 
    罗飞良不仅没有制止,甚至转了个身,站在了叶冰蓝的旁边,面向龚罗峰,声音更加清冷:“龚组长,是不是我这个宁海市局的局长,也不能擅自离开市局,二十四小时听你的差遣呢?”
 
    龚罗峰的脸色变得阴沉无比!
 
    他本想借这个机会好好的亮个相,弄个下马威,从而把宁海市局的人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,可没想到,他的这种方式完全错误了,一开始就被硬生生的给顶了回来。
 
    单单从这一点上面来说,要是按照苏锐以往的性格,恐怕早就直接一脚踹上来了。
 
    当然,现在苏锐的性格也同样没什么变化,他可不管对方是谁,敢让自己不爽,那么就只有一个下场!
 
    “龚组长,好大的威风啊。”
 
    苏锐笑眯眯的出声了。
 
    面对这样的笑容,龚罗峰觉得有点不太舒服。
 
    很显然,苏锐这是皮笑肉不笑,表面上看起来笑容可掬,可是眼睛里面的神色却冰冷无比。
 
    “叶冰蓝和你关系密切,现在你是本案的重大嫌疑人,那么叶冰蓝同样不能离开,必须配合调查,否则的话……”龚罗峰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否则的话,我完全有权认定你们嫌疑加重。”
 
    “你是在怀疑冰蓝了,是吗?”苏锐的眉头皱了一下,然后又舒展了开来:“贺天涯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呢,而你们急吼吼的来到这里,不去找真凶是谁,反而在忙着清除异己,真是有志气啊。”
 
    苏锐那冷笑的模样刺痛了众人的神经。
 
    “你在说谁清除异己?”龚罗峰的声音再冷一分。
 
    “我就是在说你啊。”苏锐摊了摊手,笑呵呵的说道:“你大可以不承认,但是,你们这调查组究竟是怎么成立的,你们一个个都该心知肚明!”
 
    “心知肚明个屁!”苏锐的这句话显然说到众人的心坎里面去了,他们的脸上满是愤怒。
 
    而现在,这些人也只有用愤怒来掩盖一些见不得光但所有人都知道的关系了。
 
    所谓的欲盖弥彰,不外如此。
 
    这些人被临时抽调组成了调查组,很显然是白家联合几大家族的关系网在发挥着作用,他们这些年暗中积攒的力量,在这一次终于要露出峥嵘的面目了。
 
    不说别的,单单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,抽调有家族背景的人组成这调查组,这一点就相当的有难度了!
 
    这些世家的力量在绝大部分的时间里面都是隐藏着的,真要到了关键时刻发挥出来,就会让很多的围观者深切的体会到了一句话,那就—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!
 
    “我说你们是有主子的,你们不承认吗?”苏锐冷冷说道。
 
    “小心我告你诽谤。”龚罗峰死死的盯着苏锐。
 
    他在先前那些年中一直是以私生子的身份生活在龚家的角落里,一身能力无处施展,倒是养出了不少的戾气,这一次,白家联合了龚家,后者无人可用,只能给龚罗峰一个机会。
 
    其实龚罗峰的能力确实不错,只是碍于身份,怕太过重用他,导致核心子弟们有意见,这些年来才一直雪藏着,而这一次,真是不得不把他推出场了。
 
    龚罗峰知道,这是他一战成名的机会,当然,也是背水一战。
 
    诱惑越高,代价越大。
 
    毕竟,对手是苏锐,是近些年来风头无人能挡的苏锐。
 
    但是,若是取得了胜利,那么龚罗峰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龚家的正式继承人,谁也别想和他竞争了。
 
    为了这个巨大的蛋糕,龚罗峰愿意冒一次险。
 
    “我告诉你一件事。”苏锐的声音之很清冷:“很简单,下次,不要再用这种语气跟我的妹妹讲话,听明白了吗?”